16422808_10154326405326696_7770684552513456490_o

攝於中華基督教會深愛堂 —『神學路思培靈研經大會2017』現場

【第二屆『神學路思培靈研經大會』已告開鑼,重貼一年前舊文,以趁熱鬧,順手抽水 ~ 原刊於《時代論壇》1484期(2016年2月7日)】

回提到,華人教會樂此不疲的培靈、奮興、復興聚會,不管怎樣稱呼,其實都是英文裡的revival rallies或revival conferences,目的應該都是為了振奮信徒的屬靈生命,復興教會群體。然而話雖如此,若純粹從中文的字義來看,三者的含義嚴格來說應該是不一樣的,只不過華人教會一般沒有把它們好好區分而已。

先說復興。顧名思義,復興即是要「恢復」一種「興旺」的狀態,這概念假設了「被復興」的人或群體正處於一種低沉的、缺乏生命氣息的狀態,否則無需復興。英文的revive與revitalise也正是此意,是把人(或任何生物)從缺乏生命跡象的狀態救活,或者令他從昏迷╱昏睡中甦醒。教會不斷強調復興的需要,即是認為自己恆常地處於昏睡、無生命力的狀況,於是試圖用一些特定的方法(聚會、程序、事工)令自己復興。只是,若果教會長年累月都需要定期舉行復興聚會,只不過表明那些一直舉行的聚會根本沒有長期效果而已。若是有效,信徒已經復興起來了,為甚麼不久又要再來一次呢?若是無效,為甚麼還要不斷舉行呢?

再說奮興。相信不少初次接觸「奮興會」一詞的人,都會好奇為甚麼是「奮興」而不是「興奮」。隔鄰韋安老弟認為「奮興」是「興奮」的相反,卻沒有多解釋。我的看法剛好相反,我認為華人教會所講的「奮興」,其實即是「興奮」,只不過「興奮」只能是形容詞,「奮興」卻可以是形容詞也可以是動詞,既可指一種興奮╱振奮(excited)的狀態(形容詞),也可以指「使人變得興奮╱振奮」(to excite,to create excitement)的行為(動詞)。

那麼,既然兩者意義相同,教會為甚麼會有「奮興」一詞而不用「興奮」呢?愚見認為,這其實是百多年來華人基督新教群體的常見做法,就是把中文的常用語調轉過來,賦予所謂的屬靈意義——俗世的叫戰爭,屬靈的卻叫「爭戰」;家裡的和街外的是兄弟,教會裡的卻是「弟兄」。戰爭和爭戰有甚麼分別?冇。兄弟和弟兄有甚麼分別?都冇。分別只在於教會圈子內外的語言習慣罷了。同理,興奮和奮興在意義上有沒有實質分別?其實是沒有的囉。

至於培靈,含義跟前兩者很不一樣。望文生義,培靈者,培育╱栽培靈命是也,是培養信徒屬靈生命成長、塑造教會群體信仰內涵的舉動,是spiritual formation、spiritual nurturing,那是細水長流、深耕細作的功夫,也是經年累月、孜孜不倦的耐力,多於轟天動地瞬間爆發的激情震盪。因此,培靈不能與奮興和復興混為一談。真正的培靈,不是revival更不能是excitement,而是教會群體必須年復年、日復日持久進行的真理啟導,凝聚信徒忠於上主,面向世界,學習在現世與永恆的張力裡,彰顯基督。

【培靈系列 / 三之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