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

群體悔改,公共良心(二)

【原載《時代論壇》1461期,2015年8月30日~三思台:良心發現。欲閱讀專欄最新文章,請訂閱時代論壇!

bossfight-stock-images-photos-photography-free-high-resolution-people-crowd-960x638

Image source: http://bossfight.co

上期提到,美國天主教神學教授James F. Keenan數月前發發表文章,論及良心的公共性質。Keenan的文章題為<救贖良心> (redeeming conscience),意思是指要把『良心純屬個人內心自由選擇』這個想法糾正(救贖)過來,重新提出具有社會導向的良心概念。

該文章以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為重心個案,但文章其中一個最吸引我的最有趣之處,是作者比較歐陸社會和美國社會(尤其是天主教會群體)對良心的觀念。他指出,現代歐洲人的良心覺醒,出於他們在二次大戰之後對自己的醜陋歷史的檢視與掙扎,在其中,他們審判的是自己而非他人;而美國人的良心覺醒,則是他們個人選擇不服從某些強加於他們身上的要求。

第二次大戰結束之後,歐洲的天主教神學人發覺眾多天主教徒竟然都有份參與戰時的邪惡罪行,極感震撼。那批神學人認為,天主教會一直的教導,在平信徒之間造成了一種(對權威)極度服從而且被動的心態,以致無法抵禦納粹和法西斯。他們於是整理出一套針對天主教群體的良心神學(theology of conscience),在全歐所有堂區和神學院廣泛教導。相對之下,美國人(包括天主教徒)的良心醒悟,則源自上世紀六十年代抗拒越戰以及抗拒天主教會對避孕的教導 —— 前者是年輕人發現自己被迫參與一場不義的戰爭,於是運用個人意志自行選擇不服從;後者是年輕夫婦認為教會並不理解他們的實況,也自行選擇不服從教會教導。

Keenan認為,歐洲所發展出來的良心觀念,並不是要讓基督徒可以自由選擇是否行使他們的權利與義務,而是要令信徒警覺到他們最終都是要接受上主審判、而又被上主救贖的。換言之,這種歐陸式良心神學所看重的,並不是美國色彩那種個人自主、自由抉擇,而是群體(社群、教會)在上主和世人面前的問責(accountability)。他又提到,人的良心往往是我們的道德抉擇的源頭;在面對社會的集體醜陋時,我們都需要藉著檢視良心,把我們從被動安舒的狀態喚醒起來,培養群體問責的意識。這樣的良心發現,固然需要從個人開始,但Keenan強調,我們必須把自己個人的『悔改經歷』分享出去,以致悔改的歷程可以成為群體的經歷。

Keenan的文章,在天主教的倫理神學框架之下,以美國社會和教會為場景,主要針對的是美國天主教對他們國家長期而深層的種族歧視沉默不語,並非一般香港華人基督徒能夠容易理解。但是文章對於歐洲良心神學的討論,卻對我們此時此地所身處、所面對的,頗有啟發。譬如,我們教會的傳統主流教導,是否也像戰前歐陸天主教一樣,過份強調順服掌權的,以致在面對腐敗強權壓境之時,缺乏警覺和批判意識,無法抵禦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