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

不孤之鄰

【原載《時代論壇》1459期,2015年8月16日~三思台:良心發現; 欲閱讀專欄最新文章,請訂閱時代論壇!

給志強的信

圖:馮煒文《給志強的信》;攝影:吳國安博士

上期『三思台』,隔鄰同文馮煒文前輩回應(說是『和應』可能更加恰當)我在本欄的開題文章『我們都當悔改』,欣喜不勝收。欣喜,固然有感於吾道不孤(所以必有鄰),更因為和應我的,是我數十年來一直敬重的前輩。馮先生的和應,對我來說有如小粉絲被大偶像輕輕拍一拍背說『叻仔』一樣,是一份沒有經濟價值卻十分受用的竊喜。

年輕時初度參與教會,就在團契的書攤見到馮先生早年寫的《給志強的信》。我其實不記得自己有沒有真的讀過此書,但就一直很搞笑地記得馮先生曾經給我寫過一本書!多年後,在工作場合有機會跟馮先生相遇過幾次,都不認為他會記得我這個小角色。近年在神學院教學,引用過他的『被罪者』、『陸緣神學』、『這福音不出賣』等概念和材料,總引起同學興致勃勃的討論;及後有機會跟馮先生在個人層面接觸,像朋友般閒談,才發現我某些年輕朋友和同事竟然都直呼他Raymond,但我總是要恭恭敬敬的稱呼他馮先生。去年我們學院出版了他的文章結集《以誠栽今明》,並在雨傘運動期間舉辦了一次由馮先生主講的本土神學研討會,派我負責主持兼與另外兩位同仁分別作回應,那是一次緊張到震的經驗。

然而那份『呵呵呵』的感覺,還不及馮先生在上期給我的回應 / 和應。最重要的是,他完全是切中了要害,一句就抓著了我的重點 —— 我們都當悔改,根本就是新約福音書所敘述耶穌的信息重點所在。而耶穌(和施洗約翰)所傳的,固然不是掏空內涵、離群離地、純粹個人情緒激盪至痛哭流涕卻其實不知道要『悔』什麼『改』什麼的所謂『悔改』,也不是叫人只能被動地翹首盼望、抽離現實處境的『屬天境界』。耶穌所傳、福音書所述的,是一個需求我們『藉著悔改來迎接的上帝國度』—— 那是一個衝著現世諸般權勢而來的、由上主親自掌權的、滿有公義和平與愛的新秩序,而我們必須決意改變自己的價值取向、人生態度、生命方向和優先次序,願意摒棄對各種固有勢力、霸權、論述的依附,才能夠跟這個來臨的新秩序『相稱』(匹配)。這是悔改的含義。

耶穌傳道的年代、新約書卷寫作的年代,有他們悔改的歷史處境。此時此刻的香港,當然也有我們悔改的處境。為了跟上主期望的新秩序相稱,我們要抵擋、要拒絕、要摒棄的權勢是什麼呢?

【題外:寫此文之際,剛到從台灣轉到新加坡神學院任教的好友吳國安博士竟突然傳來《給志強的信》的照片(附圖);我回話說:聖徒相通!你怎麼知道我剛剛想到這本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