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 ,

反轉書展,逆轉世界

【原載《時代論壇》1458期,2015年8月9日~三思台:良心發現; 欲閱讀專欄最新文章,請訂閱時代論壇!

arch2o-beinecke-rare-book-manuscript-library

Photo: Beinecke Rare Book & Manuscript Library, New Haven, USA

前文提到,由貿易發展局舉辦的書展已經演變成一頭恐怖巨獸,令我城的出版事業愈趨遠離健康正常軌道,扭曲我們的文化生態,不斷蠶食社會的集體心靈價值 —— 而讓這頭巨獸得逞的,正是我們自身的怠惰與被動,是我們選擇了不去選擇,選擇了任由擺佈,選擇了逆來順受,才令情況愈變愈糟,巨獸愈發變巨愈發恐怖。

一個城市能夠有個定期舉行的大型書展,本來應該是件美事,讓市民在一個場合裡盡情瀏覽各地出版的書籍、購入心頭好、聆聽各種書人書事,真是想到都開心。假如主辦當局能夠稍微有一點點文化觸覺和視野,又略具一點點文化使命感或者在經濟利益以外的野心,讓參展的和參觀的能夠得到應有的基本尊重與尊嚴,那已經足以叫一眾跟書籍有關的人(讀者、編寫創作人、賣書人、出版人)欣喜流涕。即使書展不求什麼文化視野而純粹是個跟書籍有關的大型嘉年華,那也絕對不是壞事。只是,我們的書展根本連個像樣的嘉年華都不是,那才叫慘。

事情就好像假若城中有個大型食品商場,齊集本地和各國食材,能夠讓顧客細意挑選,豐儉隨意,本來是件美事。但是假如那個大型商場取得近乎壟斷地位,間接主導了城中食品的生產、供應、售賣,無形中影響了大眾在什麼時候可以吃到什麼,更重塑了社群的飲食文化甚至一般消費文化,那件本來的美事就變成問題了。事情又仿如一個社會裡面有家大規模傳媒機構,能夠製作、搜羅和播放本地以及外地的優秀電視節目,讓大眾天天享受高水平的娛樂和資訊,那肯定是件美事。不過倘若那個傳播機構形成了寡頭壟斷局面,久而久之難免會限制了觀眾的選擇機會和接觸面,那就不但對當地的媒體生態帶來破壞性的影響,也會損害社會整體的視野和氛圍。那麼,一件本來可以是美好的事情,就變成壞事了。四份一世紀以來香港國際書展的走向,正是如此。

對於這個城市來說,書展的位置不可低估 —— 它不只是普通的城中盛事,或者一般的大型消費場所,而是一個社會文化的象徵標記,差不多主導了本地出版業的取向和生態。我們在什麼時候可以見到什麼書出版,大眾能夠買到讀到怎樣的書,多少都跟它有關。即是說,香港社會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其實在跟隨著書展的拍子跳舞。

因此,假如我們做(或者不做)一些事情,能夠對書展構成一定的正面衝擊,那就有機會為本地出版業帶來較大的空間,從而讓社會大眾享受到稍為寬廣的閱讀世界和文化視野。所需要的,不過是點點創意、些微勇氣和努力、少許堅持,大家必定會有先而反轉書展、繼而逆轉世界的好辦法。

 

廣告